高州粤K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粤K
查看: 499|回复: 0

梦_2

[复制链接]

48

主题

48

帖子

3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2
发表于 2017-1-18 08: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
      
   
    我是这个地区的法官,掌握着生杀予夺的大权,但我从不滥施刑罚,草菅人命。一切犯罪之人,对其惩处也只是罚能当罪而已。尽管如此,我一年还是处决了两三个犯人。这为我赢得了“酷吏”的名声,使得人人在我面前战战兢兢,朝不保夕。
    我不喜欢这个名声,甚至感到委屈。我所做的都是在神圣法律许可下做的事,没有逾越半步,当然也没有倒退半步。委屈归委屈,我决定还是不在舆论前妥协。何况也没谁胆敢当面那样叫我。而保一方平安,建立和谐社区,是我的职责所在,也是我的理想所在。
    随着“酷吏”名声的流传,本地区恶性刑事犯罪直线下降。而我管辖之外的周边几个地区,情况则截然相反。我知道这是我间接促成的结果。然而,我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因为本地区其他诸如敲诈、偷窃等轻刑事犯罪却始终没有得到有效遏制。法律赋予我的权利仅仅是对其犯罪者略加惩罚,因此这是此类犯罪绵延不绝的重要原因。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能不能找到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犯罪者一旦接种便可终生获得免疫。
    有这样一个让我头疼的青年。当他还是个少年我们就相识了,原因很简单,在他抢劫了一个年逾七旬的老太太的两块六毛钱后,被治安员押到我这里来了。对于一个谙熟法律且办事谨慎的法官来说,这类案子处理起来尤其显得轻车熟路,得心应手。有案例在先,我要做的仅仅就是根据几个关键条件,看看与哪个更为吻合,而结论却是明摆着的。于是,我把“年龄”和“抢劫数额”安放到现成的案例上去,得出的结论是:“无罪释放,交其监护人教育”。少年被送回家。但不久居然又被治安员押了回来,这次他犯的事儿是盗窃。根据法律,他又逃脱了惩罚。法律对未成年人太仁慈了,简直到了怂恿的地步。
    随着岁月的流逝,昔日的少年如今已长成青年,在这期间他已是第十三次“进宫”了。由于年龄问题,他失去了保护伞的庇护,就只得束手就擒。我判他有罪都判腻了,但他始终不见悔过之意,因此我还将一如既往的为他判罪、释放,再判罪,再释放。
    他犯下的从来都不是必死之罪。偷窃、敲诈、斗殴、倒卖车票,仅此而已。甚至我都有些看不起他,这种不入流的小瘪三,有本事你干个惊天动地的!我郁闷地想,他为什么不去杀人?也好让我一次勾决了他,一了百了。但代价是必须牺牲一个无辜的人的生命,我为我的妄想暗自心惊。
    我继续寻找医救人灵魂的灵丹妙药。在看过一部老电影《苦菜花》后,我突然获得了灵感。何不把那些社会渣滓推进万恶的旧社会吃吃苦头呢?当他们再回到新社会,两如何彻底治疗白癜风和汗斑啊相比较,不就更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从而洗心革面吗?
    我为自己的设想手舞足蹈,欣喜若狂。
    现在的问题就差一个时光隧道了。我带着这个设想去向市长求助。市长听后大为赞赏,并立即组织人马研发时光隧道。不多时,时光隧道做成了,但样子很难看,像个放倒的汽油桶。我心里很怀疑,只是研发人员说样子虽然难看点但很管用,来去自由万无一失,我就放心了。
    我雄心万丈地即将实施我的伟大计划,在这时,那个小瘪三正巧第十三次“进宫”,我便决定把他当作试验品推进旧社会。
    他在时光隧道前吓得瑟瑟发抖,一个劲儿地苦苦告饶。我琢磨,如果他在旧社会吃了苦头后,回到新社会真的重新做人了,就证明我的试验是成功的,到那时就可以全国推广,要不多久,国人都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把他推了进去。他掉进时光隧道后,惊悚的呼喊越来越弱,像坠入了无底的深渊。
    对未来的想往,令我抑制不住全身颤抖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年过去了,我想起了被我推进万恶的旧社会的那个年轻人。我决定亲自去看看,在那里他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于是我钻进时光隧道。我的身体像失重一样在黢黑的太空里穿行;我的大脑处于半昏迷状态,以致让我无法知晓自己的这种飞行到底持续了多久。我最终到达一个出口,见到了明晃晃的光亮。这个出口也酷似汽油桶,跟进口一模一样。
    我爬了出来,见到的男人多半穿长衫,女人穿旗袍。街上被一层淡淡的黄色笼罩着,到处墙上露出班驳的痕迹,就像曾经看到过的旧照片。人人脸上挂着焦虑,行色匆匆,因此尽管我身着新式衣服,却没有一个人注意我,好象我是透明的一样。
    我突然想起我居然忘了向他约定联系方式,这意味着在茫茫人海里,要找到他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我不愿放弃,于是硬着头皮向每个碰到的人打听。当我把他的体貌特征叙述出来时,人人都肯定地说是一个被称作“杜先生”或“杜老板”的人。我非常高兴,要他们给我引荐,但他们都把手摇得象拨浪鼓,说杜老板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不是一般人能见着的。那一刻,我有点惊慌失措。
    但我还是不甘心,继续在大街上徘徊,希望找到一个能带我去见杜老板的人。终于有个身穿灯笼裤的汉子答应带我去见他。一路上他反复交代,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一句也不要多嘴。我惶恐不安,两只脚哆嗦个不停,仿佛我要见的是个混世魔王。
    我被引到一间厅里坐下,汉子转身出去,我忐忑不安地等着。不多一会儿,一个外表儒雅,眼睛透着刚毅的中年人推门进来。身后的汉子赶紧介绍说:“这就是我们杜先生。”
    我几乎不敢相认,让我惊讶的是,一年的时间竟在他的脸上发生了沧桑巨变,像过去了十年一样!
    杜先生一眼就认出了我。他紧走几步,握住我的手,露出吟吟的笑容。他说:“十年了,你还是一点未变。”我大吃一惊,明明才过去一年,怎么就是十年了呢?
    杜先生不计前北京中科华北白癜风专家团全国学术交流会——唐山站圆满成功!嫌,像老朋友一样跟我聊祛除白斑最好的医生是谁起来。他聊起他的奋斗史,每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都令我瞠目结舌,战栗不止。他的眼睛时而凶狠时而仁慈,时而惊喜又时而忧虑,似乎他的经历在他的眼睛里又获得了重生。他说,他获得如今的成就实属不易,现在整个十里洋场都是他的了……我越听越惊惧,趁他出去一会儿的便当,我问汉子杜先生叫什么名字,汉子告诉我说:
    “杜月笙。”
    我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我赶紧告辞出来,急匆匆向时光隧道走去。当我钻进“汽油桶”,机器却出了故障,怎么也启动不了。我被留在了旧上海。
    为了生存下去,我尝试着去找工作,但我脑子里装的尽是些超时代的东西,在这里却完全行不通,我被看成了挑衅者或者疯子,因而遭到无辜的殴打、辱骂,尝尽了心酸的滋味。
    我衣衫褴褛,几乎沦为乞丐,迫不得已我只有去投靠杜先生。不久,我穿起了灯笼裤在他手下当了一名打手,在上海滩十里洋场上狐假虎威地逛来逛去。
    几年后,在一次争夺地盘的激烈战中,我中弹倒下了。就这样,我留在万恶的旧社会,永远回不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