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粤K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粤K
查看: 317|回复: 0

老街

[复制链接]

30

主题

30

帖子

28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82
发表于 2017-2-4 03: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原西县城里有条街,孙少平走过许多次。在初春的原西县里,阳光开始普照覆盖在屋顶的雪,待至它慢慢融化,吊坠在房檐的冰溜也化了,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水,溅在来往的人的头上、肩上,被人扫在一旁堆积的雪,混着泥土的雪水朝四周蔓延。路面变得异常脏乱,脏水流进沟渠,来往的人踩着脏水进了市场,顾不得一脚下去溅脏了裤腿。   

  这样的街道,我们那个县里也有,与那个时白颠疯会传染吗代之不同于,那条街会在晚上亮起五颜六色的灯光,可在我眼里那条街无论用多少灯光掩盖,都掩盖不了它的土气。就像一个丑女人无论用多少粉底遮都遮不住她脸上的褶子。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我撑着伞踱步这条街道,千疮百孔的一条街仍旧死性不改地张扬它的土气,惺惺作态到让人反胃,彩灯绕着广告牌,尽力去让这家店的生意好起来,住宿、照相、网吧……斗殴少年从网吧涌出,醉酒大叔发疯砸碎酒瓶……这条街在我的印象里是极差的,尽管我的青春叛逆它与这里的人都有目共睹。   

  一   

  他叫晨。是一个酒吧少年,浑身酒气,总迷迷糊糊一个人提一瓶酒走在这条街上。他叫晨。明明是光明的象征,骨子里却堕落俗气到极致,他这个人实在不和他的名字对口。他叫晨。无论他怎么样,我爱过他。   

  我叫赵婧。语文老师说过,名字里带有“女”字旁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无论她是不是在指桑骂槐,我都认了。   

  我不久前才高三毕业,考的一塌糊涂,预料之外的是我竟然三本都上不了,身上本被寄托着所有人希望,可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理所当然受了无数人的白眼、更多的是唾骂。于是我又来到了这条街,帮我妈卖菜。   

  三年前,也就是初三毕业,然而,一放假,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就来到这条街上卖了两个月的菜,而这一次,是因为无去无从。   

  不好意思,和你们心里想的不一样,我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于是,我成了家里的重点大学生扶持对象。不过,我妈是县城里市场卖菜的,我爸是乡下种地的,我姐是县城里陪酒的。   

  生活总是这么戏剧化,让我这样一个人走上了本不属于我的路。我进了重点高中又怎么样,我还是那样的人,还是拥有那样难以启齿的身份:农村出来的陪酒女的妹妹!我恨透了这一切!   

  二   

  原以为我好好读书考上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就可以被人另眼相看,就可以改变自己的身份。可是我错了……   

  在刚进这所学校时,在人和事物都不熟儿童白癜风病的症状悉的情况下,发奋读书成了我自己唯一的慰藉,只有这样我才会有安全感,于是在一次月考顺利成了年级第一。   

  在成绩公布的前一天下午,我放下手中的书本,本想路过办公室去上厕所,意外看到我们班主任对着办公室室的所有老师,一手拿着全年级排名表,一手拿着笔上下比划,“这个赵婧倒是挺会读书的嘛,不过就她那家庭,就她那姐姐……走不走的远……难说……”。一股嘲笑、一股怜悯、一股冷漠的气味蔓延。   

  我转头走向教室,我想此时我的脸一定是僵硬到无法看。上课、下课、再上课、再下课……天色渐入暮光中,我想捂住耳朵,听不到他们的闲言碎语,我想变成瞎子,看不到他们的指指点点。   

  我从包里掏出日记本。写道:   

  “象牙塔还是倒塌的轰轰烈烈,所有的一切都化地为河,血色残阳,尸横遍野,我再也找不到前进的动力了。原来,读书与不读书对我来说都一样,没有任何改变也没有任何意义,还要背负这世上所有的骂名。”   

  三   

  我姐穿一套紧身的黑色皮衣皮裤,顶着一脸夜店烟熏妆,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来学校看我。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她一面摸我头一面笑着向老师询问我的情况。我厌恶地打掉了她的手,老师陪笑一般虚伪地直说好好好。   

  她向老师请了半天假,带我去她工作的地方吃饭。乌烟瘴气,乱到极点,我甩了她的手本想往外跑,却被一个男生撞到在地。她向那个人打了招呼“又来了啊,晨,这是我妹妹。”   

  他点了一下头,我瞪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根本就没张开眼,一副才睡醒又犯困的样子。他穿着沾满颜料的白色的体恤,破洞牛仔裤,黑色人字拖,一股抽象派的艺术味。我看着他离开,收不了眼。“他叫晨,是个画家,经常来这喝酒,除了这点他人还是不错的。”我姐勾住我的肩,看向我盯着的地方说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臭婊子”。我推开她,往外走。   

  半分钟后,她冲到我面前,反手给我一嘴巴。眼泪一滴一滴顺着脸往下滑,浓艳的妆不出半分钟之内全都花得不成样子,她情绪激动地狂推我,“你他妈有种再说一遍,我不怕别人说我笑话我,我就怕我北京看白癜风哪里看的好最亲近的人这样对待我,你吃的用的哪一点不是用我赚的钱,你嫌我不干净,你他妈清楚我到底在干什么吗?”   

  我捂住半边脸,心里痛到不想说话,但还是松开紧咬的嘴唇,大声吼道:“你有什么资格打我。”   

  “对,我没资格打你,爸妈不对你动手,是因为他们以为你懂事,可今天我要替爸妈教训你。”   

  之后我们扭打在一起,被晨硬拉开,才停止了战争。我姐不顾头上一团糟抱着我一顿大哭,而后,在我耳边特别委屈地小声嘟囔:“你不理解我,我寒心”。   

  四   

  现在想来实在好笑,谁不是为了生活把自己弄得不成样子。这不,我遭到了报应,成了卖菜的了。   

  在那之后,晨经常被我写进日记里,因为他有好看的侧脸,艺术家自由不羁的格律,乱乱糟糟的着装。可是好景不长,我的日记被我姐看了个光,她在最后一页留下了晨的QQ号。本是生气来着,却又生气不起来。   

  我和他经常在网上聊天,在酒吧也见过许多面,渐渐熟络起来,知道他经常来喝酒是因为灵感进入了瓶颈,压力大到只能天天以酒解忧,知道他喜欢可乐,不爱奶茶,喜欢吃肉,不爱土豆,喜欢深夜,不爱早起喜欢……没有女朋友,可能这种感觉叫初恋……心动、脸红、小心翼翼……他经常说“在这个受约束的世界,就要去找一条不受约束的路。何必在乎别人怎么说,何必去找不快……”   

  和他待在一起莫名地有安全感,我想他以前必定和我是一类人,只不过他经历的东西比我多,所以能这么快走出来。他给我画过肖像,他把那张画送给了我,我盯着他的眼睛不放,没想到他居然也会脸红,我哈哈笑他,他竟然愈发脸红……   

  五   

  我本以为我可以小心翼翼地和他待在一起,可以继续保持暗恋,日子可以就这样没有波澜地过下去,我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