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粤K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粤K
查看: 538|回复: 0

有匪君子,云胡不喜

[复制链接]

48

主题

48

帖子

37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72
发表于 2017-4-19 23: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往日辉煌的星河,已经变成在岁月的腐蚀中变成了另一番模样,所有的一切都是物事人非。   

  昔日的星河有泠音帝姬掌管,日日为人间散下星光带去祥和,可是当年的瑶光帝姬早已不见,现在留下的只有泠音帝姬,那时的她是天地间的女战神,是天族的信仰,可是后来一切都变了。   

  自父神创世以来,魔族育天地而生,父神怜惜其是天地孕育的,故赐南境十方鬼地于魔族。但是时间在流转,父神远出游戏万物,魔族开始大兴攻占各族领地,最后在神族的带领下,其他各族团结在一起将魔族封印在南境十方鬼地。   

  自从上次神魔大战以后,距今已经有两万年了,当众神再次提起曾经的瑶光帝姬时,只有唏嘘。当年的往事幕幕的出现。   

  两万年前,瑶光帝姬奉命去北海之上收服上古凶兽饕鬄,可是饕鬄毕竟是上古时期的凶兽,瑶光不过是天界的一个帝姬而已,怎么可能斗得过它。最后,瑶光被黑龙江白癜风医院打伤落于北海之上,然兴得路过的非羽仙君所救,那日的他只不过到溪山去看看以前的竹屋,谁知竟让他遇上了受伤了的瑶光帝姬。非羽还记得第一次见瑶光的时候,人界遭遇妖族,那时的瑶光身着战甲立于云端之上,为他带来了新的生命。不知是不是非羽的目光太过强烈了,瑶光的视线也看向了他,“原来是是个拥有仙根的凡人”。非羽似乎并不害怕她的目光,直迎上去,可是为了专心对付妖族,瑶光不再看他,一身心都投入了战场。   

  当瑶光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个充满灵气的竹屋内,正要起身时,门被推开了。“你醒了啊,那先把药喝了吧!”非羽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发现她要起身,急忙放了药去扶着她,“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要乱动”。瑶光的眉紧皱,全身对非羽充满了警惕,“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这里修仙的凡人,我是无意间看见你在北海上漂浮着,所以才救了你的”非羽敛去了自身容貌和气息,为得只是希望能过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好好照顾他。“现在是晚上吗?为什么这么黑?”通过自己的气息验证以后,瑶光放下了警惕,但是她的那句话一出,非羽的表情凝住了。“现在是白天,而且外面有阳光的”非羽以为瑶光会有什么反应的,可是等来的只有平静。“看来定是饕鬄伤了我的眼睛,少年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来日我定相报”瑶光许下承诺,却让非羽有了另一种奇怪的想法,不知怎么的,非羽一下脱口而出“我缺个娘子,陪我度过这短暂岁月”。可是这话一出,非羽就后悔了,然后“我开玩笑的,你可以不用当真的”,慌乱的离开了屋子。不知是否因为那件事以后,二人的关系居然清晰了许多,瑶光偶尔会给非羽开玩笑,非羽也会拿瑶光打趣了,就这样二人过了一段日子。   

  一天夜里,非羽满身是血回到了溪山,为了不让瑶光发现他的伤,非羽忍受着锥心蚀骨之痛在灵泉中褪去了一身血腥才回到竹屋。那几日他的异样瑶光本可以发现,都没他用一些理由给搪塞过去了。又过了几日,原本瑶光快好的伤不知为何却突然裂开了,为了让瑶光的伤彻底的痊愈,非羽一个人闯进妖界,夺走了妖界的血魂芝。一切总是结束的很快,当他伸手种上回到竹屋的时候,留下的只有瑶光的一封信,“你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日后你若飞升,我定在天界大门等君来”。非羽手中的血魂芝落在地上,只听“咚”的一声,非羽已经倒在了地上。   

  许君一诺,必守一生。   

  时间过得很快,非羽一直守着溪山,他以为瑶光若是闲暇之余回想起那个在溪山就她的少年,说不定会来看看,可是三百年过去了,她一次也没有来过。而他却听到了她要成亲的消息,据说,天界瑶光帝姬所嫁之人是近百年飞升的一位神君君策,听修仙的童子说,那君策神君是救瑶光帝姬的人,所以瑶光帝姬为了报恩才嫁给他的。听到这些,非羽的眼角有泪滑过脸颊,“原来她是愿意,哈哈,原来她是愿意的”。当非羽冲上天界的时候,他以为他可以向瑶光讲清楚一切,可是迎接他的是瑶光的星辰剑和君策的冷笑,以及众神的冷眼相看。   

  云霄殿上,非羽双手被束,天帝坐在上位,冷眼看着非羽。“非羽,你可知错?”天地的声音在整个大殿浮游,非羽的心已经死了,就在瑶光拿剑挥向他时,所以现在对他的惩罚一切都不重要了,“小仙知错”。“非羽啊,看在你修行不易,故你妖界血魂芝,毁坏两界契约一事就此算了,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令你在钟灵宫思过两万年”。在听到血魂芝的那一瞬间,瑶光的目光看向了非羽,那个少年的气息居然有点像他了。这一切都一个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吗人看的清清楚楚,那就是君策,眼里的冷意,嘴角的冷笑,无不在嘲笑非羽。   

  非羽被禁闭在了钟灵宫,钟灵宫仙气十足,是天界仙气最丰盛的地方,在这里的两百年,非羽几乎忘了瑶光。可是,那日帝姬大婚,各族都到天界,见证这段感情。非羽心中的不甘似乎慢慢变成一种慰藉,至少她曾经想过要成为他的妻子。“不好了,魔族的封印解除了,魔族正在大举进攻天界”,一个药童跑进来,气息还略为不平。非羽一下睁开双目,冲到那药童身边“什么意思,怎么回事?今日不是帝姬大婚吗?”非羽的心开始狂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仙君不知,原来这君策神君就是魔族少主,接近帝姬只是为了夺取帝姬手中的碧落珠,如今帝姬没了碧落珠,功力大减,快不行了”非羽越听越生气,可是现在的他只想冲出去看看她到底怎么了。“不可以,泠音,等着我,泠音等着我”非羽喊着在溪山竹屋为瑶光取得名字,泠音,聆听万物之音。奈何钟灵宫有天帝设下的禁锢,非羽拼了命都没有办法冲出去,一次次的修为折损都没有办法冲出去,北京专业的白癜风医院他的心却更加焦急了,不得已非羽选择了燃烧了自己的生命之力,禁锢消失的一瞬间,他眉间的水影花印慢慢消失了,天界大门正在和魔族相杀的众神被那一道出现的威压所震惊。   

  一袭白衣,青丝垂于两肩,眉间的水影花盛开,百鸟齐鸣。或许是因为太专注于那道光的出现,瑶光放松了警惕,被君策有机可趁,弑神剑穿过她的身体,“啊”。就在瑶光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是你”。非羽其实不是非羽,非羽只不过是上古神邸墨止历劫之后的身份,或许是因为墨止觉得自己活得太久了,在历劫前用封印将自己的一切封印了,若不是遇到瑶光,恐怕很久都不会解开这个封印。“是我”非羽将身受重伤的瑶光用自己的法力保护了起来,就在众神和瑶光吃惊的时候,非羽画地为轴,从里面抽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