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州粤K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粤K
查看: 722|回复: 0

我叫王大帅

[复制链接]

46

主题

46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发表于 2017-4-20 01: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王大帅,高大的大,帅气的帅。现如今一般人家起名字都喜欢找个大师算一下,命中缺啥取啥,我猜我爷爷当年白癜风能治疗吗肯定自学过算卦,不然他咋能知道如今的我既矮又丑。也幸亏当年不流行四字名字,不然多半我现在叫王鑫大帅。   

  大学我学的法律,爹给我填的志愿,他说考个律师证以后好就业收入还高,我信以为真,结果一背法条就犯困,一背法条就犯困,一背法条就犯困,后来我回家跟爹汇报自己不是这块料,打算放弃,他气急败坏意欲揍我,我就揭他老底,说爷爷当初给你弄进银行,要不是你总记错帐也不至于给开除,你看你不也不是那块料么。就这么的我爹手里的拖鞋硬生生没碰着我脑袋。于是爹问我有啥打算,我说不知道。我爹说要不你趁着学校里姑娘单纯榜个白富美吧,要是碰着一个缺心眼的我们全家都跟着沾光。我心说你这老不正经估计年轻的时候就有这想法,没实现,就盼着我给他圆梦了。可是就我这客观条件除非找个瞎缺心眼白富美,不然也不能够成功啊。都说郎才女貌,我跟我爹合计半宿终于想了个体现我郎才的主义,让我学摄影。   

  那会儿我刚大三,司法考试我已然放弃。兜里怀揣着用老爹一年私房钱换来的一台二手佳能单反,一个二手狗头,两本盗版《纽约摄影教材》回到了学校。花一个学期把书来回读了三遍,花一个学期把学校拍了两遍,花一个暑假把祖国大好河山走了一圈。到大四,别的同学都在像狗一样追逐用人单位的时候我已经通过校园里面的各种渠道接起了单,什么拍毕业照,活动照,分手照,甜蜜照,写真照,私房照,撕逼照,我都来者不拒,十块钱一张,二十张起拍,只给电子档图片,印刷费用另算。一年下来虽也挣了两万多,白富美却诳不到。大四毕业后我也不想找工作,独自背个包奔赴卡拉库里湖,过伊尔克什坦口岸的时候遇到了五毛,都是去卡拉库里湖,都是南京人,年长我几岁却已是资深驴友,于是结伴上路。一路历经凶险,等回到喀什老城的时候我俩已经狼狈的跟多年不洗澡的牧民一般,衣衫褴褛,头发和胡茬都是一坨坨的,脸黑的像藏民。然而此行沿途景色之壮丽,体验之非凡又让人回味无穷,终身不忘。我跟五毛一合计决定回去开个工作室,专接旅拍的单。我说这样好的感觉值得更多的人拥有,五毛说这世上就没有他不敢去的地方,回头他负责旅行的部分,我负责拍摄的部分。我问五毛你原来的工作咋办,他说他是个容易记错帐的银行职员,辞了职反而开心,我狂笑不止。   

  约莫三四年的功夫,我俩的生意原来越红火,钱越挣越多,闲暇时间也越来越少,五毛跟女发小结了婚,我却连女发小都没有。爸妈催我我也无法,总觉得缘分未到,好在甚少回家,二老眼不见心不烦。其实我不止一次的遥想过未来媳妇的类型,总觉得她应该是那种与我高度默契的人,有相似的经历,相似的背景,相似的三观,相似的兴趣,寻常事情一个眼神就够,复杂一些的三言两语也足够,闲聊的时候却总有说不完的话,滔滔不绝也不觉得腻。其实是个人都想找这样的,可惜概率低耗时长,很多人中途就放弃了,我算着自己未来多半也得放弃,只不过能拖一天算一天而已。   

  某日早上,我正在如火如荼的收拾行李,准备赶上午去格尔木的灰机,突然接到化妆师的电话上来就跟我赔不是,接着就说她有了(此事自然与我无关,表乱想。。。),不敢去高原,怕动了胎气。我说你这时候将我军让我咋办,客人马上就去机场了,你让我上哪儿去找化妆师去,她说给已经我找了一个,机票也买好了,一会儿机场门口见面就行,最后又嘱咐我几遍照顾好人家姑娘才挂了电话。   

  我到机场的时候并不高兴,心里嘀咕着别因为这新来的化妆师砸了我的招牌,然而三分钟后我就把这茬永远的忘记了。只因为我远远的瞧见一个单薄的身影,明明素未谋面,可是却挪不开眼睛,我坦然的看着她,就像她坦然的看着我一样,姑娘的脸蛋并没有给我带来丝毫的激动和兴奋,相反,我只是觉得平静,就像看着另一个自己,我感到一股纯洁与良善从眼里透了进来,和我心底里雪藏已久的那些交织在一起,立刻充盈了整个身体。我脑海中只闪过一个念头,是她。我俩就这么对视了五分钟,然后彼此微笑着走近。我说你叫静静对吧,她说你叫王大帅对吧,我俩相顾莞尔。不一会儿五毛和客人都到了。我给他们引荐了静静,五毛当面倒也没说啥,就对人家姑娘笑笑,一转身对我各种使眼色,那意思我自然明白,我也懒得搭理他。   

  这次的行程是先灰机到格尔木,然后开车去班戈县玉液湖。这地方是我发现的,海拔不算太高,人少,景美,路况不错,还没人收费。飞机上五毛照例给客人介绍行程安排,他照例吹的天花乱坠,客人照例听的聚精会神,要在平时我就是在窗边看云海,偶然附和他几句。这回却不同,毕竟静静坐在身旁,于公于私也得跟人家姑娘聊几句不是,只是碍于五毛的演讲,我总插不上话,虽然如此我还是打听了一些静静的情况。静静是我们御用化妆师在外白癜风有什么中药制剂面上课时带的学生,后来发现她手艺还不错,人又谈得来就把她带入了这个行业,静静去年刚研究生毕业,在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由于工作时间相对比较自由,不大忙的时候就出来做化妆师,也算是个爱好。我没好意思问人家是否单身,毕竟这才刚认识,问这么深入未免突兀。   

  下了灰机我们从机场一路开往目的地,晚上才到,宿玉液湖边旅舍。旅舍老板与我俩是老相识,当年他跟他媳妇在玉液湖畔相识,后来相知相爱,毅然决然的放弃广州的工作选择定居在湖畔,这段往事每次我们带着客人来都会撺掇他俩说一遍,我们知道他俩爱说,客人也爱听。只不过这回的听众里面多了静静,果不其然,她和那对新人一道静静的坐在藤椅上侧耳倾听,脸上写满虔诚。   

  夜深了,大家各自回屋,我受不了五毛半夜放炮一样的打呼噜,又有些惦念那漫天的繁星,就上了屋顶的观景台。刚上去,才发觉自己不是唯一惦记星星的人。只见静静裹着件羽绒服,站在观景台一隅瑟瑟发抖。羌塘高原日夜温差极大,此时虽是盛夏,夜里也近零度。我见状赶忙走过去,把手里的热茶递给她。她接过喝了两口,对我笑,我也对她笑,我隐约看见凉夜给她的面颊打上了一层腮红,真好看。她望着天上的星斗问我好看不,我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地址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说好看,突然我反应过来,自觉失态,幸亏她没发觉。我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一条变化万千的彩带横贯苍穹,我知道,那是银河。我编辑评语扯淡系列又一力作(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